安徽省公安厅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警务资讯 > 警营风采

我与老杨的联合巡逻

字号: [大 中 ]   发布时间: 2018年08月09日  新闻来源:   视力保护色: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日新月异,我们派出所辖区也安装上了监控,在监控视频正式启用的那天我就深深的爱上了它,没事的时候就遥控下监控。而老杨作为一名老民警总认为,再好的机器终归是死的,不如两条腿想到哪就到哪。此时,我总会跟他争辩,人力巡查会有时间差,不可能像监控一样24小时不会间断。每次的争吵我俩都悻悻而散。

  和往常一样,老杨带着两名辅警出去巡逻,我独自守在电脑前看着监控。深深的夜色把监控画面印成了黑白色,“其实老杨挺辛苦的,每次巡逻结束都会给我带早饭。”我自己默念道。忽然,辖区内的一处门岗有人影晃动了下,我立刻进行视频回放。凌晨1点,一个头戴鸭舌帽,身穿横条纹上衣的人,鬼鬼祟祟往门岗里看。因为这个门岗废弃很久,大门常年关闭,所以早就无人看守。我立刻提高警惕,把监控放大,并用对讲机跟老杨联系,“北门岗那有情况,你们赶紧去看看。”“什么?我都在回来的路上了。好了,我现在就过去。你在那边给我盯着。”

  放下对讲机,我心中还有些小庆幸,“老杨啊,到底还是机器战胜了你”。“鸭舌帽”走到一处物资堆放处,弯下腰,像在翻找东西,2分钟后他扛了几根像钢管的东西在肩上就跑开了。我再次跟老杨联系,“可能有盗窃行为。”之后“鸭舌帽”在一处丁字路口处消失了,我顿时慌了。“老杨,你们到了吗?我这监控看不到了。”“什么,怎么看不到了,我刚到北门岗。”视频下,两个辅警一闪而过,老杨一边对着对讲机说话,一边掐着腰往前跑。“说下他最后出现的地方。”最后,老杨在丁字路旁的一处围墙上发现了攀爬的痕迹。

  早上交接班,我低头不语,所长拍了拍我肩膀,“好了,我们辖区本身就大,而且监控本身就有盲区,你也没什么好自责的。老杨你也别气馁,不服老不行吧。

  今天晚上我们就蹲点守候,我不信,猫偷了腥就不想了。”“所长,我要求晚上跟老杨一起执行任务。”“不行。你得在监控室跟我们汇报‘鸭舌帽’的行动轨迹。”我用力地点点头,转过头看向老杨,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肯定,看到了信任。

  凌晨1点刚过,“鸭舌帽”准时的出现在画面上。我急忙对着对讲机说到:“目标出现,还是北门岗。”“收到,等他进坑。”我差点就大叫了,老杨什么时候都会网络用语了。当“鸭舌帽”扛起钢管转身时,所长和民警们迅速将他包围,“鸭舌帽”丢下东西就想跑,结果被老杨一个擒拿就制服了。

  远处的天边露出了一抹鱼肚白,我跟老杨肩并肩巡逻归来。我搂着老杨的肩膀,“老杨,走,我请你吃牛肉汤。”“手放下,巡逻呢。吃牛肉汤可以,但你得教教我怎么用视频监控。”我看着老杨有些发白的头发,什么都没说,拉着老杨就往派出所跑。(淮南市公安局 熊伟)

  

欢迎关注"皖警便民服务e网通"客户端 、安徽公安厅官方微信"警方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