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警务资讯 > 警营风采

派出所里的“多面手”

字号: [大 中 ]   发布时间: 2017年01月09日  新闻来源:   视力保护色: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“脱下军装,穿上警服。虽然制服的颜色变了,但为人民服务的理念永远不会变。”说这话的是一名帅气而正直的80后青年民警,他叫范锡文,是南陵县公安局何湾派出所的民警。这名帅气而勤奋的民警,工作积极主动,承担着内勤、社区、治安等工作,而且表现出色,被领导同事称之为派出所里的“多面手”。

  他是内勤民警,份内份外积极主动

  2005年底,范锡文走进武警天津市总队二支队,成为一名军人。面对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”的铮铮誓言,他忠诚履职。在军营5年艰苦锻炼的日子里,范锡文始终严格要求自己,不仅磨练了意志,而且养成了办事认真、踏实勤奋的品格与习惯。

  2010年初,范锡文惜别绿色军营返回南陵县的家乡。当时,有亲戚约他开公司做生意,也有朋友聘请他当企业的部门“领导”。但他怀揣着自己的理想与志向,毫不犹豫地选择当一名人民警察时。然而,报考公安机关之后,由于准备不足,两次没有成功。范锡文没有放弃,坚持自己的选择,并总结经验,拿出在部队严格要求的习惯,加紧学习。终于,他的努力没有白费。经过严格考试,范锡文梦想成真。2014年1月,他考进南陵县公安局,随后,分配到何湾派出所,成了一名基层民警。脱下军装又穿上警服,范锡文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成功,他知道,这是自己人生一个崭新的开始,肩上的责任再次厚重。

  何湾派出所是南陵县公安局最偏远的小所,仅有5名民警,19名辅警,辖区范围200多平方公里,人手少,任务重,范锡文尽管是内勤,但他承担着多个角色,份内份外的工作都积极主动,有条有理。

  有人认为:内勤就像派出所里的“白领”,无外乎填填表,打打字。而真正了解内勤工作,才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。范锡文刚开始接触内勤工作就感受到了压力与劳累。每天,他面对是满桌子摞满的各种警务信息报表、材料、档案和各种教育训练活动、专项行动的计划、统计、总结,还要管理派出所的警务装备。等看花了眼睛,算晕了脑袋,打字打麻了胳膊,十分劳累的他理解了“上面千根线,下面一根针”这句话的含义,也明白了做好一名内勤的不易。

  为了做好内勤工作,范锡文拿出部队的作风,给自己下了“死命令”:“坚决完成任务,决不能拖派出所的后腿。”于是,他每天早出晚归,将各项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,加班加点成了家常便饭。2015年12月,为了做好年终派出所全年各项报表填报工作,范锡文整天埋在一堆堆表格中,填写、核对、询问、计算,实在累得不行了,他就趴在办公桌上打个盹,午饭也马虎地解决,连续“战斗”了一星期,终于将各项任务完成。那次,由于派出所基础台帐很出色,各项绩效考核在县局排名在前,范锡文也受到派出所领导和同志们的一致好评。

  “虽然工作挺忙,也比较累,但我并没有感觉到多辛苦,喜欢这项工作就不觉得累。”说起自己的感受,这个阳光“大男子”满脸憨厚的笑容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范锡文成了家,妻子在南陵县一家银行上班,后来,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。范锡文因为在派出所要处理多项工作,每周还要值班,加上离家较远,无暇照顾好家庭。但范锡文心里揣着热情,对待工作总有一股使不完的劲。在他的橱柜里,保管着派出所30多把钥匙,其中包括审讯室、档案室、涉案财物保管室、枪支管理室等。每当工作需要,即使范锡文不是当班时间,只要接到指令,他会及时赶到派出所,按照规定处理。今年大年初二的深夜,范锡文难得在家休假,忽然接到所长打给他的电话:“我们接到指令,一名逃犯潜逃回家了,你立即到派出所配合工作。”“好的,我马上到!”范锡文放下电话,二话未说,驾车冒着风雪赶回派出所。紧接着,他跟所领导及同事连夜来到逃犯的家。这是一处偏僻小村,四面环山,地形复杂,稍不留意逃犯便会逃离。按照所领导安排,范锡文和同事负责在逃犯家后门蹲守。所长带队从逃犯家前门进入时,逃犯打算从后门潜逃,危急时刻,范锡文和战友迅速将逃犯控制。回到派出所,范锡文用钥匙打开审讯室、涉案财物保管室,配合办案民警审讯,登记涉案物品。一直忙到次日清晨,他在派出所吃了早餐,没顾得上回家,又投入到新的一天工作当中。

  他是社区民警,调解纠纷自有招数

  “别看小范年轻、温和,但他说话在理,我们跟他说话没有距离感,挺信赖他的。”提起对范锡文的印象,前管村的村民老刘赞不绝口。

  何湾镇地处偏远乡村,各类矛盾纠纷时常发生。范锡文没有因为自己是“内勤”而逃避难题,只要有空,他就背着挎包进村,包里放着笔记本和签字笔,走村串户中跟村民聊聊天,把村民们的反映记在笔记本上,有的矛盾现场调解,有的复杂纠纷他就跟所领导一起,与村委会干部、司法工作人员以及德高望重的老人联合起来做工作。他还通过分许矛盾纠纷特点,总结运用“心诚、嘴灵、腿勤”六字经,这一招还真灵,不仅妥善化解矛盾纠纷,也赢得了群众的好评。

  心诚——每当矛盾纠纷发生,范锡文用诚心去劝解。家住丫山村的胡老太年过八旬,老伴去世后,生活难以自理。其4个儿女谁也不肯照顾老人,家庭“战火”不断。2015年冬季的一天,范锡文进村走访时听说了这件事,立即跟村干部上门了解情况。他把老人说的几个子女情况记在本子上,逐一走进老人的几个儿女家。然而,儿女们互相推辞,各说各的理由。面对难题,范锡文与所长及村干部、司法所工作人员在胡老太家召开调解会,把4个儿女“请到”现场,对他们进行政策法律及道德伦理教育宣传。“没有父母哪有你们啊!父母之恩理应回报,你们难道没有责任和感恩之情吗?”说到动情处,范锡文眼里泛着泪光,一番朴实而耐心的劝导,让几个儿女羞愧难当。“我们错了,不应该这么自私和无情。”4个儿女当场表示,轮流照顾老人。这一“老大难”纠纷解决后,胡老太逢人就说:“民警好,真好!”

  嘴灵——矛盾纠纷面前,范锡文善于运用“嘴上功夫劝说”,理法并用,努力解开当事人心里疙瘩。何湾镇通往丫山景区的道路因常年失修,路况复杂。几年前,南陵县有关部门决定修一条新路,大量因征地、山林、房屋拆迁产生的矛盾纠纷随之产生,派出所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发生矛盾纠纷的报警。范锡文得知此事后,向所长请示:“我去做做赵某的思想工作。”其实,此时的范锡文并没有完全把握,因为他通过走访已经对赵某的脾气性格有所了解——10多年前,赵某利用村里房产办了一家木材加工厂,因为在征地范围将被拆除,赔偿款归村委会所有。赵某不依不饶,认为自己的加工厂没有了,理应得到赔偿,如果达不到要求,他就睡在厂里,谁劝都不行。面对棘手难题,范锡文联手拆迁办、村委会干部多次上门,对赵某摆事实,说道理,讲清“产权归属谁,赔偿款理应交给谁”的理由。一开始,赵某仍然想不开。范锡文就一次次上门,苦口婆心地说着。同时,与有关部门协调,按照政策给予赵某合理补偿。赵某终于被感动,心里疙瘩也解开。当他在赔偿协议上签字时,对范锡文说:“你的劝说我服了。”

  腿勤——无论矛盾纠纷如何复杂、出自何处,范锡文总是“多用脚,多跑路,找准难点,对症下药”,将矛盾从根本上解决,避免导致大的案件。吴老汉和李老汉相邻30多年,两家仅一墙之隔,尤其是门前的菜地紧挨着。然而,两人却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矛盾,以至于多次动起手来。今年4月初,吴老汉家的鸡把李老汉家蔬菜吃了不少,恼怒的李老汉冲到吴老汉家“讨说法”,让吴老汉赔偿。这事儿再次成了两家矛盾的导火索,一时间闹得不可开交。范锡文得知后,立即进村。面对调解,两老汉互相指责,谁都不愿意“服软”。因为在山区,车辆无法进村,范锡文几次徒步进村,和村干部一起,把两人请到村委会。“都说远亲不如紧邻。你们是邻居,儿女在外地打工,你们少不了互相帮助、照顾。为了一点小事闹下去,不仅伤了感情,还会触犯法律,弊大于利啊。”范锡文苦口婆心地劝着。但两人仍然不愿退让,范锡文又从法理、情理、道义等方某与双方谈心。听到范锡文真情调解,两老汉惭愧不已。吴老汉主动对李老汉伸出手:“对不起了,我陪你家蔬菜的损失。”江老汉原谅了吴老汉:“是我不好,骂了你,钱也不要了,今后咱们不要再计较,成为好邻居。”看着双方握手言和,范锡文和村干部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类似这样的警情对于范锡文来说司空见惯。身为一名社区民警,他平均每年要处置50余起矛盾纠纷,很多疑难纠纷都他成功化解,他以真诚、耐心和技巧被辖区百姓誉为“调解高手”。

  他是治安民警,舍弃小家为大家

  “旅游季节我们是没有休息天的,我们已经习惯了。”面对采访,刚从丫山风景区巡逻返回派出所的范锡文笑着说。何湾派出所辖区地处偏远,占地25平方公里的国家级丫山风景区位于境内。每当旅游旺季到来,大量中外游客到此游玩,高峰时一天游客达两万人次。大家游玩的同时,安全隐患也时有发生,何湾派出所的压力陡然增大。从所长到民警,大家都放弃休假,范锡文也不例外,每天高强度、长时间奋战,轮流在警区巡逻执勤,防范各类案(事)件发生,为景区平安保驾护航。

  2016年4月的丫山,牡丹节再次隆重举行,一时间游客云集。此时,范锡文的孩子不满两周岁,妻子工作也很忙。面对难题,范锡文歉意地对妻子说:“我要在派出所待一个月左右,你又要幸苦了。”通情达理的妻子十分理解当警察的丈夫,笑着对他说:“我知道你的性格,舍弃小家为大家是你的责任。放心吧,家里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  每天,范锡文奔波于派出所与丫山警区之间,有时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。4月12日下午,范锡文和同事在花海石林景点巡逻,不时提醒游客注意安全,看好孩子和随身携带物品。忽然,几名游客向他们跑来焦急地说:“警察同志,我们的孩子丢了,急死人啦。”

  “你们别着急,孩子在哪里丢的?有什么特征?”范锡文安慰游客的同时问道。得知丢失的男孩不到7岁,半小时前在花海石林附近跟家人走散了。范锡文立即安排辅警兵分两路,一边寻找,一边向其他游客打听。这里环境十分复杂,山高林密,石林纵横,岔路很多,而孩子没有带手机,寻找起来难度很大。范锡文沿着陡峭的小路寻找,见到男孩就打量、询问一番。不知不觉到了傍晚,终于在一处弯道看见一个正在哭泣的男孩。范锡文赶紧问道:“孩子你找不到妈妈了吗?”

  “是的,妈妈不知道在哪里?”孩子一边哭,一边四处张望。范锡文抱起孩子说:“别哭,警察叔叔帮你找妈妈。”说着,他给孩子的家人打电话。得知孩子找到了,一家人激动地向范锡文连连道谢。

  等范锡文把孩子交到家长手中,已接近晚上7时。范锡文返回派出所,刚端起饭碗准备吃午饭,手机响了,听筒那头传来所长指令:“有人在景区迷路了,我们赶紧进山寻找。”“好的,我马山就到。”

  范锡文简单扒了几口饭,带瓶矿泉水,再次驾车来到景区。与所长汇合后得知,两名外地游客因为不了解景区情况,迷路山中。由于不确定迷路游客具体方位,所长安排民警、辅警分成4组,分头营救,范锡文带领两名辅警立即进山。随着夜幕降临,山中漆黑一片,范锡文一边打着手电筒在崎岖而湿滑的山路中艰难行走,一边大声呼喊。两小时后,终于在位于青阳、南陵交界处的雁泥洞附近听到回应。当大家赶到出事地点时,焦急惊恐的两名驴友见到“救星”激动不已:“要不是你们冒险救我们,不仅我们害怕,而且家里更要担心啊!”

  “其实,我并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,做得都是份内工作。”面对领导和同事的赞扬,范锡文谦虚而内敛。的确,他没有骄人的“壮举”,也没有令人惊叹的“伟业”。但是,正是这份平凡,折射出一名青年民警的优秀品格,也诠释出当代年轻民警的责任与担当。(芜湖市公安局 张红 伍本华)

欢迎关注"安徽公安网"客户端 、安徽公安厅官方微信"安徽警方"